坤音娱乐微博追债令:音悦台欠款千万背后的险恶偶像江湖

水煮娱
2019
06/01
13:21
诗欣
分享
评论

一个多月前,4月15日下午,坤音娱乐官方微博小编将拟好的声明图片上传至后台,定时晚上8点发送,并时刻等待着老板的撤消指令。

坤音娱乐CEO秦周懿把微博定时的截图发给音悦台CEO张斗,“协议不签,微博见。”

此时音悦台拖欠坤音娱乐800多万专辑销售款项已经长达半年,作为实体专辑的销售平台,音悦台原本应该在款项进入平台时便实到实转给坤音,如此做法显然已经是做好了“长期赖账”的准备。由于担心张斗通过资产剥离等私下操作撇清债务,坤音娱乐的律师团队建议秦周懿将债务绑定到张斗个人身上。无奈之下,秦唯有以微博发公开声明向大众披露实情为由,要求张斗要么还钱,要么签订新的合同和个人连带协议。

当时针指向晚上7点半,距离微博自动发送还剩半小时,坤音娱乐终于收到了音悦台送来的重新签订的合同,协议清晰规定了新的还款时间和方式,落款处由原来的债务方“音悦畅想网络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换成了其母公司、音悦台创始人张斗为法定代表人的“北京宽客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坤音娱乐微博追债令:音悦台欠款千万背后的险恶偶像江湖

当晚,律师告诉秦周懿,虽然张斗没有签个人连带协议,但目前债务已经绑定到和张斗关系更紧密,且拥有网络视听许可证的宽客技术。

在监管政策趋向严格的当下,试图顺利开展视频、音频、直播等业务的各大平台需要并购那些在过去政策宽松时申请下网络视听许可证的私企。如果宽客技术被出售,仅是网络试听许可证便可以转让获得数千万,还是有资金可以偿还欠款。此前张斗也主动提出以转让网络视听许可证来偿还欠款的方案,考虑到这点,坤音娱乐决定相信对方,在八点前取消了声明的发送。

然而,之后的一个月,音悦台依然以各种理由拖欠款项。

5月27日,即本周一晚,催款半年无果的秦周懿对音悦台彻底死心,坤音娱乐官方微博正式发布声明,称音悦台作为坤音四子ONER的专辑代理销售平台,自去年10月起,在获得全部专辑销售款项的情况下,持续拖欠坤音娱乐应得款项,并称在追讨欠款过程中,音悦台的法定代表人张斗本人承认,专辑销售所得的款项1000万被挪用。

坤音娱乐微博追债令:音悦台欠款千万背后的险恶偶像江湖

逾期半年仍不还款,显然违反了行业规矩。声明一出,一石激起千层浪。音悦台及其法定代表人张斗的微博评论迅速被坤音旗下偶像团体ONER的粉丝留言淹没,微博的自媒体主动报道坤音娱乐诉音悦台违约一事,事件关键词冲上热搜。此外,音悦台的前员工、物流供应商也纷纷在微博声讨其欠薪欠款。

坤音娱乐微博追债令:音悦台欠款千万背后的险恶偶像江湖

事件发生后,娱乐资本论矩阵号明星资本论第一时间联系了音悦台方,对方拒绝了接受采访。我们又拜访了坤音娱乐,“今年大环境不好,大家都难熬,为什么非得拉这么多人一起呢?” 坐在我们对面的秦周懿叹了口气,脸上写满了疲惫与无奈。

如今的遭遇是秦周懿一年前与音悦台接触时万万没想到的。那还是去年7月份,《偶像练习生》与《创造101》两档轰轰烈烈的造星节目刚刚结束,偶像热潮席卷整个娱乐行业,偶像产业前景似乎一片光明。

那时的坤音娱乐还是偶像节目红利的品尝者,通过《偶像练习生》成功输出了艺人,从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一举成为估值3亿的新生代力量。而音悦台作为最早在国内坚持以粉丝为驱动力的音乐平台,尽管在此前面临多次的欠薪、资金链断裂等困境,却在2018年借助偶像产业的风口重新收获了关注。

无论是坤音娱乐还是音悦台,都希望借助迅速热起来的偶像市场走向更光明的未来。谁都没有料到,这场热风的持续时间仅仅有几个月。而音悦台张斗追逐粉丝经济掘金梦的失利,更是直接让是坤音娱乐成为了最大的牺牲品。

迅速吹热的偶像风口,孤注一掷的音悦台

去年1月31日,优酷春集公布的《这就是》系列中,除了后来大家熟悉的《这就是街舞、《这就是铁甲》和《这就是灌篮》,还有一档计划联合天猫和粉丝平台音悦台打造的国内首个音乐舞台——《这就是偶像》。

音悦台赫然位列出品方之一,这家最早做粉丝经济的平台在经历了2017年的资金吃紧和音悦V榜黑幕丑闻后,再度向粉丝经济发起大型进击。

坤音娱乐微博追债令:音悦台欠款千万背后的险恶偶像江湖

彼时爱奇艺和腾讯的两档S级偶像选秀节目还未在大众面前亮相,优酷也意识到了布局偶像产业的必要性,选择联手曾经在国内韩流市场颇有影响力的音悦台,计划在偶像市场布局。而早年间凭借着粉丝社区运营的成功备受资本青睐,在TFBOYS、鹿晗等偶像的粉丝群体中具备广泛认知度的音悦台,也正因为过度扩张和颁奖黑幕丑闻备受打击,需要借着这股视频平台对于偶像行业的热情来重振雄风。

当去年的两档偶像节目以粉丝们的千万集资结束时,hg1088con|官方网站看到了粉丝经济的潜力,行业和市场都在期待偶像节目的后续。腾讯和爱奇艺均展开了偶像打歌节目制作计划,错过了第一轮偶像选秀红利的优酷意识到了变化,很快也将原来的方向转向打歌舞台。

7月份,坤音娱乐接到了音悦台送来的关于打歌节目《音乐至上》的PPT,正需要平台宣传旗下男团ONER新歌和新专辑的坤音决定参与合作,音悦台承诺:ONER将作为主要嘉宾参与到打歌节目中。

坤音娱乐微博追债令:音悦台欠款千万背后的险恶偶像江湖

来源于易美传媒公众号发布的《音乐至上》资源推介

秦周懿告诉明星资本论,后续的合作洽谈中,某高层向她介绍音悦台在专辑发行上有丰富的经验,并且实体专辑只有在音悦台的销量才会计入国际唱片协会白金唱片的资格认证中。出于“纯粹做音乐”的初衷,坤音相比在电商平台销售专辑更希望在音乐平台进行售卖,而其他音乐平台大多没有发行实体专辑的业务,曾经是音悦台忠实用户的秦周懿便接受了音悦台抛来的“橄榄枝”。

至此,坤音娱乐与音悦台签订合同,达成了共同发行ONER第一张实体专辑的合作,合同中规定:坤音娱乐负责向音悦台提供实体专辑,音悦台作为专辑的发行方和销售平台收取一定比例的渠道费。而这也是坤音娱乐被卷入音悦台粉丝经济掘金梦的开始。

9月,坤音四子的实体专辑如期在音悦台上预售,第一天销售量就达到了四万多张,总销量超过薛之谦、大张伟这些老牌歌手,在音悦台的年度专辑销量榜中一跃成为第一,总销售额达1000万有余。音悦台CEO张斗一直看好的粉丝经济,又一次得到了印证。

同月的优酷秋集上,《音乐至上》正式亮相,坤音四子现身站台,音悦台CEO张斗、节目总导演徐滨也现身谈及节目的具体情况。徐滨还谈到他的愿景:好的打歌节目不仅要给所有用户展现公正、公开、公平的打榜平台,还要做三十年以上。

当时,在打歌节目之争中拔得头筹的爱奇艺已经抢先做出了国内第一档打歌节目《中国音乐公告牌》。爱奇艺不仅对于舞台打造的投入巨大,还邀请来了《偶练》中走出的新晋顶级流量蔡徐坤作为第一期嘉宾来打头阵,并与欧美国家流行乐坛最具权威的音乐榜单Billboard China合作,试图创建一个具有公信力的音乐榜单。

得益于《偶像练习生》的余温,尽管是国内第一档打歌节目,未经市场检验,《中国音乐公告牌》也获得了聚美的冠名,即刻App、卡姿兰的赞助,受到了商业市场的认可。

而《由你音乐榜样》也于10月在腾讯视频播出。这档由TME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与东方卫视合作的打歌节目目标是打造类韩国的打歌舞台和史上最严榜单,节目还会在韩国的M!Countdown(MCD)播出。

显然,《音乐至上》也是优酷布局偶像产业,与竞品抗衡的棋子之一。有业内人士透露,当时三个视频平台都希望能像韩国的打歌节目那样,做到全年不间断周播,以将偶像节目的红利进一步延续。

这也成了音悦台回归偶像产业的重要项目,甚至成为了音悦台“孤注一掷”的机会。作为《音乐至上》的出品方之一,一旦通过这档节目收获良好的市场反馈,音悦台将会以全新的姿态再次入局粉丝经济。正是出于对打歌节目的期待,在音悦台工作了两年多的前员工容静(化名)对明星资本论称:不少同事在频频被拖欠工资的情况下,都想把项目做完再走。

但事实证明,迎接他们的,不是像《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那样得到追捧的节目,而是偶像市场不成熟带来的问题开始集中爆发。

坤音娱乐微博追债令:音悦台欠款千万背后的险恶偶像江湖

偶像产业遇冷,失去下文的打歌节目

尽管中国需要自己的打歌节目这样的论调早已存在,但自9月初《中国音乐公告牌》播出后,市场并没有体现出对打歌节目的渴望。

几期节目播出之后,《中国音乐公告牌》的冠名商悄悄从聚美变成了即刻App,TME的《由你音乐榜》一直到10月中旬开播,都没有冠名商进驻。原定的全年周播节目都变成了季播,一直到年底收官,两档打歌节目都没有激起任何水花。

与此同时,坤音娱乐CEO秦周懿发现,公司把第一批货给到音悦台之后,专辑销售款迟迟没有进账。而原定10月下旬录制的《音乐至上》延期了几次之后再也没有通知过具体录制时间。

在底下的员工多次与音悦台交涉未果,总是被各种理由搪塞后,秦周懿亲自出面找张斗催款。在这一次,张斗才松口说了原因,称他把所有专辑款项投入了办公室租金、员工工资等公司日常运营上,而优酷的人事动荡导致了《音乐至上》打歌节目停滞,他的钱被套住了。

坤音娱乐微博追债令:音悦台欠款千万背后的险恶偶像江湖

早在2017年,音悦台就曾被曝出资金吃紧、欠薪、内部管理混乱等丑闻,很少有参与大项目的消息传出。据容静透露,音悦台从2017年年中便出现了资金问题,开始拖欠工资,其物流供应商也对明星资本论称,以往都是按月结款的音悦台自2017年开始出现拖延结款的情况。显然,音悦台的现金流早已出现问题,维持正常运营确实需要大笔资金。

秦周懿告诉明星资本论,张斗向她承诺,他一定会全力保证《音乐至上》正常进行,一旦谈到了新投资打开了局面,立刻进行还款。

此时秦周懿还未对音悦台完全失去信任,也对打歌节目抱有期待。11月底到12月初期间,秦向优酷相关人了解节目消息,得到的信息是《音乐至上》还在推行,但具体没有准信。

秦周懿称,不久后张斗又告诉她B站也将参与出品制作这个项目,合同都已经签了,而营销机构易美传媒在去年12月发布的资源推介中,确实有《音乐至上》这个项目,招商ppt上还有优酷、音悦台和B站三方的logo。

坤音娱乐微博追债令:音悦台欠款千万背后的险恶偶像江湖

来源于易美传媒公众号发布的《音乐至上》资源推介

也正是觉得这个项目还有期望,张斗还可能获得可以周转的资金,秦周懿才对音悦台的回款日期一延再延。“那会儿每次沟通都说在谈节目投资,快谈成了,一成就把钱打过来。每次都有新的理由。”秦周懿告诉我们。

然而据音悦台的前员工容静(化名)回忆,早在去年11月底的时候,由于腾讯和爱奇艺的打歌节目效果不佳,优酷对于做打歌节目的意向已经不明显了,大大降低了投资比例。而当时便已经陷入资金困难的音悦台也不具备独立支撑这档节目“出生”的能力。于是到了12月,员工们对这档打歌节目也已经不抱希望了。

明星资本论就打歌节目一事向优酷的公关求证,对方表示不便回应。

容静还说,音悦台后续接触过很多制作团队,甚至包括韩国团队,但都由于资金问题而不了了之。5月份立项的打歌节目自从开了发布会之后就压根儿就没有真正开始过,制作团队、场地、拟邀艺人都还没有签下来。这几点,在明星资本论向另一名离职员工童菲(化名)求证时,得到了肯定回答。

“录制时间都说了八百遍了。至于专辑的项目,大家都有预感坤音可能收不到款,因为音悦台的窟窿太大了,也不太明白为什么坤音还会合作这么大的项目。”容静说,去年B站确实有派团队来北京谈打歌节目,但后来就没有合作了。

坤音娱乐微博追债令:音悦台欠款千万背后的险恶偶像江湖

明星资本论与容静微信对话截图

明星资本论向B站相关人员求证时,对方侧面回应道:该节目并没有上线。

此后,秦周懿的催款一直被张斗以钱正用在打歌节目搪塞,专辑销售款始终未能进账。这个时候,还有一批购买了专辑的粉丝因迟迟没有收到专辑,而集体在微博上表达不满,甚至向工商局和消费者协会投诉音悦台和坤音娱乐。

考虑到粉丝,秦周懿把其余的专辑给到音悦台以完成发货,并开始联系律师。行业寒冬之下,偶像节目的风口迅速降温,偶像公司也不再像数月前那样受到资本和品牌主青睐,追回八百多万的欠款对于坤音娱乐来说迫在眉睫。

消失的1000万专辑欠款,音悦台是被拂去的“偶像”泡沫?

因为拿不到项目款,现金流状况不如预期,坤音娱乐过年期间的宣传计划全被打乱了。“过年期间与其他平台、媒体合作给粉丝抽奖发红包的项目预计投入非常大,期待能出圈的,但是钱一直被欠着没法到位,不得不与很多合作方都终止合作。”秦周懿说。

结束了这个远不如预期的新年活动后,今年3月,忍无可忍的秦周懿亲自去找与张斗面谈。

面谈期间,秦周懿听张斗说,音悦台的另一老股东苏同提出追加投资,欲成为大股东,这样一来张斗本人则会变成小股东,并称苏同已经在安排审计工作。这项工作需要一个月,审计结束后,音悦台会第一时间还清欠坤音娱乐的债务。

秦周懿此时已经不愿意再相信张斗的承诺,她希望与苏同直接联系解决问题,却始终没有办法联系上。一个月后,音悦台仍未还款,出于对张斗做资产剥离等私下操作以撇清债务的担心,坤音的律师团队不得不将800多万的债务绑定到张斗个人身上,于是便有了文章开头那一幕。

整个事件中,令人怀疑的在于:按照前员工的说法,项目还未有制作团队、场地、艺人的支出,项目落地之前的宣传等前期费用最多也就是百万量级,显然这1000万元欠款并未完全投入《音乐至上》。而若是如张斗所说的用于公司的日常运转,音悦台持续数月的欠薪也难以解释。那么这1000万到底去哪儿了?

明星资本论多次微信联系到张斗本人,提出采访需求,但均未得到回复,随后我们电话和短信联系音悦台的相关负责人,对方得知记者身份后迅速挂断了电话,短信内容也未得到回应。我们致电苏同担任法人代表的上市公司华扬联众数字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提出采访需求,截至发稿前,仍未收到反馈。

值得注意的是,苏同早在2013年就退出了原来的债务方音悦畅想,为音悦台所属公司宽客技术的第二大股东。今年5月前后,北京音悦至上和原债务方音悦畅想的法定代表人都由张斗换成了刘正恕,同时张斗退出了音悦畅想的董事行列。

坤音娱乐微博追债令:音悦台欠款千万背后的险恶偶像江湖

如今,张斗为音悦台所属公司宽客技术的最大股东及法定代表人。由于提前重新签订了合同,宽客技术成为了新的债权方。发现张斗的一系列操作之后,秦周懿惊觉幸好有所准备。

而直到5月份声明发出前,秦周懿联系张斗时,对方还在说打歌节目的事,“我甚至分不清张斗说想做打歌节目是借口,还是真的已经掉进这个念头里走不出来了。”

当下,原定今年Q1上线的《音乐至上》早就没有了下文。而今年被众多偶像公司寄托了希望的偶像节目也相继哑火。偶像行业从去年因政策遇冷之后,资本关注度一跌再跌。

近一年多以来,越来越多人入局偶像产业。而张斗重回偶像产业、开发粉丝经济之心也溢于言表。今年4月份,张斗连发3条微博怀念5年前有TFBOYS、防弹少年团、Superjunior-M、MIC男团等等参与的音悦V榜——那是张斗第一次意识到粉丝经济前景的时候。

坤音娱乐微博追债令:音悦台欠款千万背后的险恶偶像江湖

自从2014年看到TFBOYS粉丝在音悦V榜为偶像重金打榜后,张斗就开始瞄准了粉丝经济。

音悦台曾在2015年拿到了B轮高达3500万美金的融资,此后便迅速进行业务扩张,电商平台、直播、自制内容、线下活动……看得出来张斗一直都有布局产业链的野心。但不够成熟的市场、过于激进的扩张让音悦台陷入了资金危机。

而在粉丝经济的风口又起来的去年,一直把音悦台留在手上的张斗又迎来了新的机会。纵然面临着风险,依然有资方把目光投向了音悦台这个在粉丝经济市场运作多年的老玩家,视频平台也对这个先行者抱有希望。起了个大早的张斗想趁着这个机会东山再起。

但无奈资金吃紧、欠薪欠款的旧患未愈,大环境进入寒冬,偶像产业遇冷等新伤又来袭。去年刮起的热风给了张斗以希望,今年就过去了的风口又将他摔落在地。

明星资本论在声明发出次日来到音悦台位于三里屯SOHO的办公地点,发现三个办公室已经关闭了其中一个,另一个办公室的员工也只剩下三分之一。

无论是粉丝经济先行者张斗还是激进主义者张斗都被这个时代抛弃了,他苦苦畅想多年的偶像经济掘金梦,一朝破灭后也将一家新生代偶像公司拖下了水坑。

资本退潮后先被拂去的那层泡沫里,有无数个张斗挣扎的影子。

【来源:娱乐资本论? ? ? ? ? ? ? ? ? ?作者:诗欣

THE END
广告、内容合作请点击这里 寻求合作
坤音娱乐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砍柴网的观点和立场。

相关热点

相关推荐

1
3